公司动态 合作伙伴 原创研究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浙江海外并购的“节点”
2017 10 13

近年来,中国企业跨境并购大潮风起云涌,在2016年,中企跨境并购交易金额更是超过2000亿美元。然而各类民企开始疯狂“海外购物”的行为中暗藏着非理性对外投资,一些并购案例具有明显的海外资产转移嫌疑。海外并购爆发式的增长,大量资金流出,国内外汇储备急速下跌。


为此,监管层开始踩急刹车,让以海外并购之名行资产转移之实的这头“灰犀牛”放慢了奔跑的角度,政策的收紧让今年海外并购的“非理性行为”明显降温。


事实上,海外并购中的灰犀牛减少了,但拥有明确战略理由的并购交易继续受到政府鼓励,“一带一路”相关的技术类并购机会更是当下国家支持的领域。浙江作为民营企业和上市公司集聚的大省,浙企的海外并购行为可说是中国的一个缩影,而浙企的海外并购之路也是当下“走出去”并争夺全球价值链的最直接体现。在采访过程中,从政府到企业的数位受访者一致认为,企业积极地“走出去”,在全球价值链上占据适合的“节点”,意味着其能够汇聚起相应的资源,也决定着其在未来将拥有多大的主导权和话语权。


 海外并购的浙江实践 


2016年,浙江企业海外并购项目达到166起,并购额高达82.4亿美元,99%的海外并购是由民营企业完成。万丰科技收购美国焊接机器人行业巨头Paslin,均胜电子收购德国TS德累斯顿与美国KSS及阿里巴巴收购东南亚最大电商Lazada等十大系列海外投资事件,是浙江企业在全世界配置资源,集聚全球最先进生产力,抢占市场制高点的“浙商全球化模式”的典范。


杭州白沙泉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龚小林表示,在并购方面,浙江完全有可能超越北京、上海。他表示,浙江拥有将近440家境内外上市公司,近6万亿资产,其中A股上市公司,约占全国的11%,数量之多仅次于广东省。同时,浙江的公司多以民营企业为主,敢于创新、敢于冒险,且有吉利、龙盛等企业做出了良好的示范效应。此外,资本的多元化也为浙江提供了丰富的“枪支弹药”。


浙江企业海外并购的火热与政策的引导是分不开的,尽管当前政策有所收紧,但拥有超400家上市公司的浙江,在政府外力引导与企业内生需求的双重驱动下,依然不断掀起并购热潮。


以浙江对私募股权投资的政策来看,浙江省政府对海外并购鼓励引导的态度十分明确。私募股权投资与上市公司的协同发展已成为推动产业拉升、转型发展的主力军和新引擎。为充分发挥上市公司的示范引领作用,2015年浙江在绍兴市上虞区先行开展上市公司引领产业发展示范区建设试点,今后继续按照“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推进”原则,将政府“有形之手”和市场“无形之手”有效叠加,推进经济转型升级。


硅谷天堂资产管理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郭丰介绍,绍兴上虞区、新昌县、海宁市、德清县、杭州萧山区等上市公司数量多、质量较高的县市,通过上市企业实施并购,将国内先进的募投项目和境内外优质的并购项目引回本土,逐步形成产业链延伸投资及相关配套产业发展布局。


当然,政策的出台对产业的发展总是存在双边效应的,在促进企业并购有序健康发展的同时,也会产生一定的抑制作用。“政策的出台不可能兼顾到每一种情况,难免会有一些误杀,政策的边际是不能穷尽的。”龚小林表示,政策对有资产转移倾向的并购打击非常严厉,因此政策的收紧会抬高海外并购审核的门槛,增加各类审核成本。“必须强调的是,只要是属于企业产业升级需求的海外并购投资,不会受到政策的影响,有助于实体经济的真实并购不仅没有被禁止,反而是被保障和鼓励的。”


天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委员徐萍便表示,“2016年对上市公司海外并购监管的重点,首先是由备案制转为审核制,第二个是外汇额度的控制问题,2017年还会关注这两点。”


郭丰则强调,监管层的表态已经十分明确,跨界并购和非主业投资是出海并购的最大风险,一些企业为了做大做强和扩展海外市场进行海外并购本来无可厚非,但应考虑防范风险,非理性的海外并购一旦经营不善,就会导致亏损。“除了资金问题,审核之复杂、所需材料比以前繁多,这将令企业面临更长的交易时间,从而承担更大的交易风险。”


对比全国的海外并购模式,浙江具有鲜明的浙商特色。杭州白沙泉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龚小林表示,浙江的海外并购这几年非常活跃,增量很大,“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浙江企业的海外并购更偏实际,以企业的产业升级需求为主。”
郭丰也指出,浙江的海外并购着重在产业的技术升级方面,“举例来说,宁波均胜电子2009年并购上海华德、2011年并购德国普瑞、2014年并购德国IMA公司和QUIN公司,2017年并购日本高田公司实现了优势互补和资源共享,达到了从传统功能件到汽车电子的重大升级。浙江企业的并购特点是技术升级特征明显。”



白沙泉并购金融街区崛起 

      

浙江省委省政府对海外并购一直重视有加,这也成为了浙江企业极速行驶在海外并购的上升通道上的决定性优势之一。当前,浙江正在积极落实钱塘江沿线集聚金融产业,明确打造钱塘江金融港湾计划,这一规划为浙江的金融集聚带来了强大的能量,其中,浙江首个并购金融特色街区——白沙泉并购金融街区也即将正式“开街”。白沙泉并购金融街区是钱塘江金融港湾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浙江将企业“并购”上升到重要战略位置的体现。


杭州白沙泉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龚小林表示,白沙泉将成为中国并购金融的制高点。“我们是全国首个以并购金融为主题的街区,将来的白沙泉将成为一个‘并购人’的码头,成为并购人才、资源、标的等因素的物理集散地。”

龚小林强调,并购的产业链条很长,买方、卖方以及服务方之间的活动十分频繁,“整个并购环节设计到投行、律所、税务、公关公司、银行保险基金等等机构,还包括融资、跨境结算、定向增发等一系列活动,这些环节需要一站式的综合服务平台。”白沙泉希望达到的,就是这样的综合资源集聚地。


资料显示,白沙泉并购金融街区成立于2016年12月,是浙江省首个以并购金融为主题的特色街区。到2017年底,白沙泉并购金融街区将引进100家各类并购金融投资机构及配套服务机构,初步形成基本完整的并购产业链;计划在三年内,入驻公司管理资金达到500亿元管理规模,五年内管理资金达到1000亿以上。


白沙泉并购金融街区位于杭州宝石山下,旨在营造一个集聚各类并购金融要素与并购金融机构的生态系统,进而推动区域产业经济的转型升级和跨越发展,并成为浙江并购金融的朝圣地、钱塘江金融港湾的重要节点。


对于入驻的企业,白沙泉所在的西湖区政府给予了充分的优惠政策:对于落户企业,自入驻起5年内地方财政贡献累计达到1500万元的,按其地方财政贡献的60%给予落户补助;对于金融活动,金融业论坛及峰会活动,给予最高50万元补助;对于企业创新,科创领域并购金融活动给予并购贷款50%的贴息,给予交易服务费用50%的补贴;对于高级人才,按其工资薪金所得形成的地方贡献,前3年给予100%、后2年给予60%的生活补助,子女入学享受优质服务。


白沙泉扮演的,是一个聚拢并购金融要素的集大成者,在海外并购的过程中,各类第三方机构环环相扣,均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龚小林强调,跨境并购涉及到的是一个系统的、复杂的过程,从通过投行找寻’门当户对’的标的和第三方服务商进行详尽的尽职调查、适应不同国家商业习惯和文化进行谈判,到选择现金或股票形式付款、最后进行整合,每一环节每一步都走对了才能成功,中间稍有差错便会导致失败。“中国跨界并购的需求已经体现出来了,只是体系和机构的能力还没有跟上,这个金字塔的建立是需要漫长的时间来适应的。”


而郭丰则表示,募股权投资机构服务于实体经济有天然的优势,不仅贴近市场、善于创新,而且具有专业聚焦的核心竞争力和嫁接资源的能力。目前,天堂硅谷已经与超过40家上市公司开展合作。“从发展思路上来看,天堂硅谷未来希望跳出浙江本土视野,无论是提高产业集中度为主的横向并购,还是以产业链延伸为主的纵向并购,都继续对接国家战略,积极发挥专业优势和产业并购专长,围绕上市企业,帮助其做大做强,共同分享价值增量。”


郭丰还强调,国内机构的国际化程度虽然还存在很大的进步空间,但是机构的介入能够有效提高并购的辐射能力。“推动公司海外并购是天堂硅谷的重点战略发展方向之一,近年来已设立国际并购部及北美子公司,并积极对接‘丝路国际联盟基金’。”


(刊登于:《浙商金融家》10月刊;记者:蔡筱梦、陈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