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合作伙伴 原创研究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投资机构2020的惊险一跃:注册制下一二级市场共振,退市新规或将牵动壳资源并购市场?
2020 12 3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退出渠道畅通,投资机构对于优质标的公司的竞争也更为激烈,资产价格被推高,部分热门企业的股权融资甚至进入卖方市场。多家机构投资人向记者表示,当前成长期项目的投资赛道非常拥挤,资源更向头部集中,而中小型投资机构正在走向“投专”、“投早”的细分赛道。

另一方面,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息息相关,制度和政策的红利往往给一二级市场带来共振。科创板的设立和试点注册制的推行,让原本二级市场抢手的“壳资源”几近崩溃,而近期退市新规的推出,也恐让壳公司遭遇灭顶之灾。在这一轮压力下,壳公司或将释放更多并购重组需求。





一级市场资产热、资产贵

“现在热门行业的创业项目开价都比较高,有5家机构要投这个项目的时候,就没有机会还价了。原来如果只有一两家愿意投,项目方和投资方还可以砍价、博弈。热门行业就更受资本追捧,很多基金之前不投医疗健康,现在很多也都在看。”蔡华介绍。

芯片半导体在2020年也迎来了投资风口,据此前证券时报报道,深圳一家投资芯片领域的投资人透露,“现在芯片领域,还没流片成功的企业估值就10亿元了,流片成功的都20亿元了。”这么高的价格,着实让许多投资人感到无奈。

多位投资人先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当前一级市场投资面临着资产价格高、价格贵,可能会出现面粉贵过面包,投资人在二级市场退出后获利不多甚至无利可图的境况。

在华侨基金刘鹏看来,科创板和试点注册制,对投资机构而言,在募投管退方面都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其中首要影响在“退”,试点注册制后,相比以往,项目申报、审批的速度在加快。“今年比较明显的一个感觉是,存量项目的退出比原先预计的时间加快了。”

其次影响的是“投”,被投企业的预期提高了,企业对上市信心更高,这也就导致被投企业估值提高,而对投资机构而言,中后期投资赛道已然十分拥挤,然而优质项目相对稀缺,资产价格就很容易遭哄抬。

还有一个受整个环境影响的层面是“募”,今年明显感觉募资环境不像之前那么疯狂,以前有项目募资,LP投进来可能需要抢时间甚至是“秒杀”,生怕落了这个项目。但经过这几年的涨跌起伏后,投资人日趋冷静,今年的疫情加上前两年经济趋缓,对部分LP现金流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另一方面,在当前不确定的形势下,LP对投资需要更充足的时间作冷静思考和判断。

LP对于投资更冷静,是否导致投资机构募资难度增加?有PE机构业内人士表示,LP核心问题在于资本未来退出的增值效应。但现在明显一级市场热度高于二级市场,一二级市场价差在缩小,这对LP而言,是否投、投多少则会出现分歧或者犹疑。不过,相对2018年、2019年的募资冰点而言,现在募资的行情是逐步趋暖的。

当然,也有私募负责人表示,目前机构的募资难易程度还主要取决于LP对一级市场的信心,以及投资机构自身的品牌形象、投资业绩等。

清科研究中心公布的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情况数据显示,新募集基金数量2382只,同比上升13.6%;新募资总金额7041.92亿元,同比下滑19.2%。前三季度单只基金的平均新增募集规模为2.96亿元,同比下降28.9%。





投资机构控股上市公司或成新风潮?

清科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股权投资市场相对一二季度明显回暖,第三季度投资活跃度同比下降17.1%,但总投资金额同比上升10.8%。

【媒体聚焦】投资机构2020的惊险一跃:注册制下一二级市场共振,退市新规或将牵动壳资源并购市场?

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情况

图片来源:清科研究中心资料截图




退市新规下,壳资源或将搅动并购需求?

资本市场的并购与分拆,对投资机构而言,不妨看作是资本介入形态的一体两面。

IPO是股权投资主流的退出渠道,但在注册制下,上市公司数量增加,周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A股未来可能也会像美股或者港股一样,出现二八分化,优秀的上市公司能够享受高流动性、高估值,但也有一些上市公司盈利性差,可能会出现流动性不足的情况。在这一趋势下,上市不再是机构投资成功的标志,关键在于如何通过资本的方式提升企业内生价值,帮助投资人赚取价值投资获得的收益。

据周鑫介绍,目前天堂硅谷60%的资金用于股权投资,上市公司投资占40%左右,而对于体量较大的上市公司分拆上市,引入市场化投资人战略投资等新的业态,也都在积极参与。

清科旗下私募通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并购市场共完成493笔并购交易,案例数量同比上升1.9%,环比上升23.9%。其中披露金额的有351笔,交易总金额约为2014.50亿元,同比下降34.3%,环比下降6.3%。

展望后市,华侨基金刘鹏表示,未来将更看重并购市场,而且并购市场也会加大,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部分资质较好,但现金流出现问题的企业有并购需求;其二,一些投资机构有项目退出需求,投资机构的退出加剧了原有股东回购的压力,也会释放一些并购需求;其三,行业之中强强联合的并购。

此外,注册制之下,IPO节奏加快,也让原本A股生态下的“壳”市场价格大跌。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通过并购借壳退出案例数仅225例,而巅峰时期的2015年,并购借壳退出数量达到562例。

【媒体聚焦】投资机构2020的惊险一跃:注册制下一二级市场共振,退市新规或将牵动壳资源并购市场?





(转载自:每日经济新闻;作者:叶晓丹)



相关新闻